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沙记忆》金沙 Mary 金沙记忆年下攻

更新时间:2019-10-29 00:13:34

《金沙记忆》金沙 Mary 金沙记忆年下攻 已完结

《金沙记忆》

来源: 作者:秋夜墨菊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影海,安倍晴

经典小说《金沙记忆》由秋夜墨菊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影海,安倍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黄昏暮色很快地如一卷金黄色的纱帘,一瞬间卷盖了整座都市,将明亮的景观带入黑暗前短暂的绚烂。 下班的人潮四面八方,而放学的学生们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昏暮色很快地如一卷金黄色的纱帘,一瞬间卷盖了整座都市,将明亮的景观带入黑暗前短暂的绚烂。

下班的人潮四面八方,而放学的学生们则自成一小撮、一小撮,朝着自己下课后的休闲天地扬长而去。

“真倒霉,一出门就碰上大雨。”随着一阵狂风暴雨突如其来地扑下来,飞鸟介飞快地跑进一间位于唐人街的古董店。为了消遣无聊的时间,飞鸟介十二万分不情愿在这间店里转悠起来。

别问为什么,你想啊,一个学生,再怎么奢侈,也不会往古董店里逛啊,就更别说是他号称“铜公鸡”的飞鸟介了(你要问,为什么不是铁公鸡啊?因为铁公鸡会生锈,还会掉铁锈,所以铜公鸡是最适合他了!)。那可真的是十分不情愿,千分不情愿,万分不情愿啊!!就算有看上的小摆设,就自己兜里的那点钱,还不够买一个小角呢!

但是,既然进来了,你总不能站在门口吧,那样很容易引起误会,以为自己是来砸场子的。解释的清楚还好,解释不清楚,那可就……惨啊——店内摆满了来至中国历朝历代的古董:青铜焚香炉、汉白玉、唐三彩、元青花……年轻的店主坐在红木书桌前,埋首写画着什么,并不理会这为了避雨而来的客人。另一个,看上去还只是个初中生模样的少年在清点着架子上的古董,当飞鸟介跑进来的时候,他只是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他,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飞鸟介随意看,然后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很奇怪,这个初中生,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也叫不出他的名字,但在自己潜意识里,自己一定认识他!

虽然想知道,但看他忙碌的身影,还是自己随意看看,等雨小些了,就赶紧闪人吧。

所以,在店中转了转,目光最终是落在一副古画卷上,一幅长不及二尺,宽仅半尺小卷素轴。画中的少女长眉入鬓,低头浅笑,笑得迷人,乖巧纯真,十分明艳不可方物。

画旁以小篆提有词,却是陆游与唐婉的《钗头凤》——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好漂亮的女子啊!

盯着画出神的飞鸟介完全不知道店主夜影海是什么时候停下了手边的工作,来到自己的身边的,当他出声时,着实吓了他一跳:“她很迷人,是吧?”

猛然回头看着身后的夜影海,飞鸟介有些呆滞地点了点头:“呃,是……是啊。”

“可惜,很抱歉,这幅画是非卖品。”

我也买不起啊。

飞鸟介只好傻笑着。

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夜影海也不介意,只是示意他随他去那边的沙发坐下:“不知道这位客人喜欢什么样的物品啊。”随即,伊时零便从厨房端来了茶水和点心后,又转身回楼上的卧室了。

见店主这样询问自己,心头立即慌了起来,忙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来买东西的。只因下这么大的雨,才进你店里避雨……可以吗?我真的不是……”

“请坐吧,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的。”坐在沙发上的夜影海依旧笑着,并为他倒了杯清茶。

店里静极了,只有墙角的大时钟“嘀嗒”走着。

=============时间分割线=============

天色已然全黑,可是外面的雨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屋子里只有一盏古老的宫灯被点燃。

沉闷的店面,沉默的两人,他们只是面对而坐,什么话也没有再说过。夜影海星眸微闭,似乎在想什么,而飞鸟介也不知怎的,浑身都觉得不自在,左顾右望着。然而,猛地屋外电光一闪,照的屋角里都雪亮。短短的数秒钟,他看见了,他看见这家店的天花板与四周的墙上,都绘制着栩栩如生的百鬼图。而夜影海身后,一个身形纤细的中国古代少年正看着他。凌厉的眼瞳迸射出鬼魅的寒光,绝情而残酷,那身红衫,就像被阴风吹得飘飘扬扬,起伏不定,说不出的诱惑……

“鬼……鬼啊……”飞鸟介吓得一身冷汗,魂飞魄散的尖叫。

夜影海睁开了眼,而在楼上的伊时零也闻声跑了下来,按开了楼梯口的电灯开关,店面瞬间明亮起来。看着飞鸟介那受惊的样子,望向了一脸无知的夜影海,说道:“你说得鬼,是指这个吗?”

飞鸟介胆怯地抬起头来,才发现刚才所见的“鬼”,其实是一张屏风,屏风上绘制了栩栩如生的飞天仙女。

好奇怪,这么会这样?刚才看见的,明明百鬼啊,而且不是一张屏风的范围,而是全部,整间店面到处都是啊。还有那个白衣少年,他很肯定,他真的是清楚的看见了那个白衣少年,但现在……

“抱歉,吓到你了。我是这店的店主,我叫夜影海。”转移着飞鸟介的注意力,“他是我的助手,零。”

“你好。”

伊时零笑着,向飞鸟介点了点头。

“你们好,我叫飞鸟介,京都大学中文系学生。”他恢复了平静。

“京都大学?这么说来,你和晴羽是同学了。”夜影海笑道。

“你说的该不会是,安倍晴羽吧?”

“嗯。”点了点头,“就是他,你认识?”

“也不算是认识,只是在我们学校,有谁不知道他安倍晴羽啊!他可是我们学校校草,每天围在身边的美女不下两位数,甚至还有男人……不过啊,我们大多数知道他,是因为他的名字。”

“名字?”

刚来不久伊时零,自然不明白了,立即来了兴趣,坐在沙发上,要当好奇宝宝听故事。

“对啊。安倍晴羽,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安倍晴明了,那可是我们日本的大阴阳师啊。这么说起来,你难道认识他?”

“我不认识他,我没见过他。只是,我认识他母亲,经常听他妈妈提到他罢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中国人呢。”

夜影海笑了笑,往香炉里添加了些许香料,说:“我不是中国人,但这家店的老板确来自中国。”

“老板?你不是说你是店主吗?”

“我的确是店主,只不过是照料这家店面的……打工者。看你这么失望的样子,你很喜欢中国?”

“嗯。”飞鸟介点了点头,“我对中国的一切都很喜欢,还选择主修中文,我很想去中国。”

夜影海正欲言,店外传来了警笛声。

“出了什么事吗?”飞鸟介疑惑。

这时,夜影海身旁,一个看似普通的白色方形灯罩里,一只蝴蝶扑着翅膀,拍打着灯罩壁。看着蝴蝶的身影,夜影海冷笑一声,看着门外迷蒙的雨帘,说:“又有客人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持枪中年男子闯了进来,枪指着夜影海与飞鸟介,大叫道:“安静!别动!给我老实点!这可是真枪!”随即掩上了门。

飞鸟介虽是个打架无数,让老师又爱又恨的高材生,但面对这样的场景难免会不知所措。夜影海却相当冷静,似无旁人,倒了杯热茶,悠闲自在品起茗来。这可激怒了中年男子,他上前将枪抵着夜影海的头,大声道:“你给我规矩点,少在大爷面前玩花招。我已杀了七个人,再多杀一两个也无所谓。你若敢再动,我打爆你的头。”

夜影海笑了,放下茶杯,还很有礼貌地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超凡的冷静反倒让男子心头一惊:他……他是人吗?无论是谁,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法如此冷静面对啊。难道说,他是想要这种冷静唬住我,好逃?

似乎看穿了男子心中的想法,夜影海又是一笑:“你放心,我是这店的店主,不会逃。”斜目看了一下已平静蝴蝶,“警察已走远了,可以把枪收起来了,小心吓到我的客人。”

“你……你……”男子完全不知该说什么,眼前这人的确不能小看。

对峙一阵,男子收起了枪,扫视了店一阵。突然,他笑了起来,又将枪指向夜影海:“快!把钱统统交出来,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钱?什么钱?”

“少装糊涂,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间古董店可是远东集团旗下的,会没钱吗?快给我交出来。”突然,他把枪指向了飞鸟介,“小心我打爆这小子的头。”

“老兄,我只是个躲雨的过路人,别把我也扯进来啊。”飞鸟介见枪口向着自己,连忙将双手举过了头顶,一副可怜无辜样。

夜影海眉头微微一皱,双收环抱于胸前,问了句:“你真的什么也不怕吗?”

“怕?”男子先是一愣,又大笑起来,“我的字典里可没有‘怕’这个字,如果怕,我也不会干上这一行。什么警察,法律,我一个也不放在眼里。”

见他笑得如此得意,夜影海刚想说什么,却听见身后有人询问道:“那么……琉璃蝶呢?”

“谁?!”

中年男子猛然回身,看见的是依靠在门框上的,不知道何时开门进来的少年。

安倍晴羽?!

同为一所大学的学生,况且对方还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飞鸟介自然是知道来者为谁的,只是不解的看着安倍晴羽,不明白他此话的意思。

琉璃蝶?那是什么?蝴蝶的一种吗?第一次听到。

如同幻觉,飞鸟介与男子在听见一阵清脆悦耳的银铃声后,只觉眼前红光一闪,自

精彩评论:

七死八活的围棋小说,好看是好看,就是是不是的断更。之前还好,但是现在有TJ记录了。有点小怕怕~~总的来说这《金沙记忆》外挂设计很不错。但是,总感觉要写崩了。因为下围棋,不像是一般的小说可以打怪升级。有不同段位,主角(影海,安倍晴)一下就可以打到李昌镐了。你一直赢下去才爽,但是你总不能持续连胜啊。要我说,该每个段位不停的狂胜,然后1段1段的升上去,持续的爽,刷副本先从小比赛开始,打国内业余,然后职业,然后世界2流,世界1流,最后打BOSS,就和网络升级小说一样。但是可能不太符合围棋的制度吧。哈哈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