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神君爆宠小萌妃 小说TXT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19-10-30 18:14:34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神君爆宠小萌妃 小说TXT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神君在上:独宠萌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栗子磨成浆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吴珍,容妃

独家完整版小说《神君在上:独宠萌妻》是栗子磨成浆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吴珍,容妃,书中主要讲述了: 豆兮看着跪在容妃棺椁前祭拜的吴珍,自顾自地开口,“一个两个都不是好货,环环相扣,冥冥之中,这都是报应!” 月媛珂挑眉,问道:“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豆兮看着跪在容妃棺椁前祭拜的吴珍,自顾自地开口,“一个两个都不是好货,环环相扣,冥冥之中,这都是报应!”

月媛珂挑眉,问道:“这容妃是你害死的?说说,怎么回事?”

黑色的瞳孔侵染上血红色的光华,豆兮竟又有入魔的征兆,好在刚刚月媛珂夹杂着月之光的呵斥犹在耳畔。

须臾,豆兮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道:“就像她说的,皇帝知道我的存在,虽然我不知我的死和他又有几分关系,但一点能肯定的是那皇帝将错就错,将我送给容妃,的确是没安好心。”

顿了顿,豆兮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活人身边长带着个阴魂时间久了是要折寿的。”

月媛珂看着豆兮眼中止不住流露出的怨气,对他的说辞不置可否。

豆兮虽然看上去是个五六岁的稚童,但怨气极重,身为妖魂,若说容妃只是因为长久与附带着豆兮的翠羽簪接触而早夭,月媛珂是不相信的。

只是逝者已矣,她便也姑且不说穿,继续看下去。

吴珍说着说着语调渐渐凄厉了起来,“小姐你被这簪中妖物所害,魂断清宫那日,皇帝意味深长看着这翠羽簪的样子,Nai娘我死也不会忘记!”

吴珍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将手里的银点翠凤簪放在容妃棺椁之上,稍往后退了两步,“今日,Nai娘便帮你报仇!”

吴珍从袖中取出一道明黄的符纸,郑重地捏在左手两指之间,右手放在符前凌空描绘着符纸上丹砂所绘的符文。

月媛珂戳了戳身边的豆兮,问道:“这符纸上写着什么?”

她所使用的法决传自大荒,和现世能人所使的异数,完全不是一个套路。这现世跟鬼画符似的符咒,月媛珂是实在看不懂。

听到月媛珂问出那么弱智的问题,豆兮都忍不住仰起头来好好打量了一番月媛珂,仿佛对重新认识了她一般,嗤笑:“亏你藤月阁收了那么多妖魂鬼魄,魑魅魍魉,你连这玲珑塔符都不知道?”

月媛珂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拜托,谁告诉你只有符咒能收妖的!再说谁说她不会画符,只不过是不一样而已,她画的比这看不懂的蚂蚁纹强多了好吗!

“这玲珑塔符很厉害?”她无知但是她好问!

豆兮嗤鼻,“宝塔符可镇妖,这玲珑塔符便是其中翘楚,这道玲珑塔符是吴珍祖上所传,凭她的道行,根本画不出。”

话锋一转,豆兮咬着牙槽继续说道:“否则当年我的魂魄也不可能被她所伤,使我被封百年!”

果然,随着吴珍右手剑指画完符文,她左手所捏之符明晃晃竟发出了宝光,而被放在容妃棺椁上的翠羽簪也似乎感受到了来自外部巨大的威胁,剧烈震动了起来。

不消一小会功夫,翠羽簪便颤动着浮到了空中,凤头之上那双宝蓝色翠蓝的眼睛闪着红光,竟似活了一般,冲着吴珍嘶啼出声。

吴珍久不动手,就是在等豆兮从簪内现身,暴喝出声,“妖物!你残害生灵,死到临头还不现出身来!”

“是你们人类不仁,屠我在先!”豆兮的声音从簪内传来。

“哼!我家小姐哪里害了你,你要报复,找皇帝去,凭什么拿小姐的命来抵!今日我便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孽障!”

吴珍说罢便是举起左手,将玲珑塔符朝翠羽簪凤目之处狠狠打去!

眼见闪着宝光用红色丹砂写着符文的的黄纸朝自己飞来,翠羽簪中的豆兮终于有了动静,阵阵血气从凤簪眼中倾斜而出,在空中凝聚成一只巨大的展翅翠鸟。

鸟冠之上有着三根亮蓝色的翎羽,双目之间一朵火莲仿佛燃着火焰一般跳跃着,周遭弥漫开浓郁的腥甜气味,月媛珂皱眉,这夹杂着淡淡铁锈气的味道,是血!

豆兮所凝结的血妖魂与那一张被吴珍Cao控着的薄薄符纸在空中对峙,一番较量,豆兮终是败下阵来,血妖魂被打得四散,整个地宫尽是血气弥漫。

月媛珂对血的味道最是厌恶,难耐地用月之光在自己周遭竖起一道屏障,隔绝那浓重的血气。

心下对稚童样子的豆兮更是多了几分戒心,这豆兮多半生前便已屠杀了不少生灵,否则单凭容妃一人,哪来这滔天血气!

翠羽簪内的豆兮眼见那一道明黄符纸即将打上身来,心知若是自己此刻被封,怕是凶多吉少,竟是拼着重伤,生生撕扯开了自己的魂魄!

在被符纸打到之前的最后一刻,豆兮七魄从翠羽簪内逃出,也不多做停留,朝着地宫门口就急窜而去。

然而令豆兮,甚至月媛珂都万万没想的事,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眼看着豆兮分离魂魄逃窜而去,唯一的那张祖传玲珑塔符又已经贴上了仅存三魂的银点翠凤簪,按着道理,这吴珍该为豆兮的狡猾决绝愤怒懊恼才对,再不济也该惋惜一下吧。

可她并没有,相反,一丝诡异的笑意爬上了吴珍的嘴角,从身后看着豆兮的气魄飞快的穿过地宫的正门逃窜消失,吴珍脸上的笑意更甚!

月媛珂傻眼,这吴珍是故意的!她用那玲珑塔符逼得豆兮魂魄分离,之前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她自编自导的一出戏!

笑声止不住的从吴珍的喉间溢出,渐渐大了起来,到的最后竟是仰天大笑!

吴珍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可那双苍老的的眼中却亮得出奇,和这地宫中幽幽燃着的长明灯相辉映着,那畅快肆意的笑声带着莫大的快意和不可挽回的悲伤响彻,听得月媛珂浑身毛都要竖起来了!

“哈哈……你弘历既然不爱又何苦来招惹我家小姐!为了皇权为了你的江山,你白白送了我家小姐的命,今日我便也要你付出代价!”

吴珍状如癫狂般,瞪大了双眼,看着地宫的大门,笑得不能自抑,“你用这妖孽断了我家小姐的Xing命,今日之后,你爱新觉罗家的江山,你大清的龙脉也要断送在这妖孽的手里!你们,都要付出代价!”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栗子磨成浆)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吴珍,容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栗子磨成浆)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神君在上:独宠萌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吴珍,容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